段修斌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頁
中華系統論中的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
2020-01-14
字號:
    順序與逆序運動邏輯屬于區別中西方理論與思維的鮮明標志,其反映著中西方理論構建中所運用的方式方法,而通過探究這種方式方法的不同,會發現中西方理論體系大相徑庭。

    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對于理論探討至關重要,其涉及基本矛盾(基礎理論)與特殊矛盾(應用理論),并會涉及理論的一系列問題,而最為突出的便是基本矛盾,它屬于中華系統論之“綱”,對于統合目前的各種文明和理論,具有提綱契領的作用。

    然而近現代以來,由于缺失我們的本土理論研究,在整個理論領域則鮮見有人探究順序與逆序運動邏輯和思維問題,一般都是無“序”探討,即順序運動與逆序運動不予區分,也基本矛盾與特殊矛盾不予區分,而是混在一起“亂彈琴”,導致理論探索一直理不出頭緒,走不出迷谷,也導致理論與思維、文化與意識形態等產生了一系列混亂。由此,在這方面做些嘗試性探索也算是一種拾缺撿漏,它會有助于理順一些理論與思維的基本問題,對重構我們的中華理論體系能夠提供基本的理論框架,從而助推我們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

    當然,作為一個非科班出身的門外漢奢談理論與思維問題,也許會引人取笑(尤其那些專家),這是情理之中的事,但通過一些“野路子”談些看法,也許能為大家提供些參考作用,如有不妥,萬望能給予批評指正。

    一、先探究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

    所謂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是按照“從0到1”和“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而產生的一種思維,它屬于我們中華文明與文化的一種傳統邏輯與思維,其與西方“本末倒置”的逆序邏輯與思維完全是反著的,由此而成為區分中西方理論與思維的基本模式。

    確立這一基本模式那可不是隨便說的,需要對宇宙和人類社會誕生、存在和運動的實際進行綜合研究,并對古今中外科學及理論進行系統考察,尤其是對于中西方理論體系,需要做出系統性比較,并追根溯源,然后才能得出這一結論。然而,通過考察也發現了一個秘密,那就是0,由它先確立我們中華的“本根論”和馬恩的“唯物論”,而在這一基礎上再順序展開來,就會窺見到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別有洞天”,從而使理論探索豁然開朗。

    在順序與逆序運動邏輯和思維的考察與運用中,0是其轉折點,在此我們先談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并確立“理論諸元”,使我們先了解系統論的基本架構與思維,然后再交代在考察中怎樣由逆序思維轉向順序思維的問題。

    (一)確定基礎理論“諸元”

    有“射擊諸元”之說,在此我們也借用其“諸元”這一概念用于理論探討,它既可以用以審視現有各種理論體系,也可以運用于我們中華系統論的重構之中。

    所謂基礎理論“諸元”,其屬于西方理論與思維中最難以確定的一些疑難問題,然而它卻屬于我們中華系統論與思維需要首先確定的一些要項,下面會一一展現出來。

    在此先談基礎理論諸元問題,也因其屬于正論,會過濾掉一些歪理邪說,并避免其泛濫(基本矛盾與特殊矛盾不予區分就屬于唯心論或歪理邪說)。近現代以來西方理論與思維就泛濫成災,嚴重影響著我們中華系統論與思維的正論。

    在前文中曾反復強調“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也將其稱為“縱橫運動”或“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后來將其稱為“中華經緯學”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論基本結構,其實,這些都與中共所倡導的“從0到1”基礎理論研究和“綱維有序”思維是一致的,現在就將其一一展開來予以說明。

    1、確準0的存在。對于理論探索中0這個概念,在前文與網絡討論中曾與人展開過激烈的辯論,不管愿意承認與否,它屬于理論體系探索的發端,屬于理論結構中的一種客觀存在,不是可以隨意抹殺的。在前文《宇宙和人類社會運動的奧秘與破解》一文中,曾對0進行過詳細的探究和實際的運用,它屬于破解宇宙和人類社會運動奧秘的密鑰,感興趣者可搜索這篇稿子予以參考。

    在此也坦率地講,經過許多的曲曲折折后,0便自然蹦出來了,由此自己也敏銳地意識到,在目前所有理論體系中都缺失這個最簡單0的存在和運用。經反復核驗,這一結論是正確的,在我們中華古代理論中,其被稱為“有生于無”,它對于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具有著獨一無二的功能。它不迷信任何理論與權威,而是先將各種理論都歸0,并重新打基礎進行理論重構,在消化吸收各理論體系的合理成分基礎上,結合近現代科學發展,從頭重構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理論體系,該繼承的繼承,該揚棄的揚棄;該贊同的贊同,該反對的反對;該發揚的發揚,該遏制的遏制;存在缺欠就予以彌補,存在不足就予以補充完善,從而重新組成一個既能夠反映自然與人類社會的本質,又能夠闡釋其運動現象的全新的理論體系。

    得出這個0,其事實上在理論探索中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它首先將逆序思維轉換成了順序思維(現代西方科學仍處于逆序追蹤階段),從而由追究物質運動為主轉換為追究能量運動為主,并使其成為了理論探究的邏輯起點。為此,在前文中曾專設一節:“0的妙用:萬法歸一”,并由此在諸多理論體系中篩選出中華古代理論與馬恩的歷史唯物主義作為研究的基本依據,因為只有這兩大理論體系才具備基本矛盾,并能夠經得住其檢驗。同時,理論體系中的一些疑難問題,通過它反而很好解決,因為它首先需要解決的就是這些問題。

    許多人可能輕視這個0的作用,但它的威力其實很大,用它審視一些理論和學說,許多都被其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首當其沖便是宗教神學和西方理論與思維,而其它(正在探索中的)一些理論和思維,不管其說得如何天花亂墜,那也得歸0重來。請接著往下看。

    2、統一中華“本根論”與馬恩“唯物論”的立論基礎。在中華“本根論”與馬恩“唯物論”問題上,一直存在著多種多樣的理解與闡釋,眾說紛紜,不一而足,而運用這個0予以審理,就將它們兩者統合在一起了,其本質含義都是由0所萌發出來的宇宙本根和人類本根,并由其而產生了基本矛盾與絕對運動,其它理解與闡釋都不能作數,因為其都脫離了“本根”,存在著唯心論雜質。所以,這個0也是清除理論雜質的一種利器。

    按照恩格斯對“唯物主義”的釋義,其基本含義為自然界的“本原”,而“本原”與我們的“本根”同義,所以,馬恩的“唯物”事實上就等于“唯根”,這樣就將我們中華的“本根論”與馬恩的“唯物論”統合在一起了,為我們的探索和研究提供了根本性依據和便利。

    更為重要的是,由0發端,它分別理出了宇宙的“本根”和人類社會的“本根”(以往,中西方理論對此都是不予區分的),從而進一步分別確立了(宇宙)自然科學系統論與社會科學系統論的立論基礎。

    3、對宇宙觀和人類觀的定質與定性分析?,F代科學無非是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目前的“思維科學”隸屬于社會科學),而這兩大理論體系的頂級概念便是宇宙觀與人類觀,它們直通宇宙和人類社會的本根,其不可隨意理解與闡釋,但它們在定質與定性方面卻也存在著不同。

    (1)宇宙觀重“質”,而人類觀則重“性”。我們平常所說的“性質”這一概念,其實這兩個字是存在著區別的,定質分析是定性分析的前提,其在宇宙觀與人類觀概念中就存在著這種不同。

    ①宇宙觀主指自然的“本質”。確立宇宙觀是個很艱難的過程,需要進行大量的學習與考察,但這個過程必須要走得扎實可靠,否則就難以產生正確的系統論。在此重提這一問題,意在輔助下面人類觀的定性分析,有關宇宙觀的確定可參考前文的考察。

    本質與現象相對應,這是常識,對宇宙觀的追究首先便是將自然的本質與現象相區別。宇宙的本質屬于能量(能量本身也存在著正能與負能的定性分析,但以質為基礎),而我們所看到的物質、動物體和人體等則屬于現象,它們的本質事實上都屬于能量。對此可能許多人難以接受,但在前文中曾就人體的本質問題進行過舉例,比如從受精卵到出生,再到其長大成人和死亡后化成泥土,人體從沒有消耗過一個原子,在其生老病死的整個過程中,其所吸收和消耗的其實都屬于能量,只不過其屬于支持生物界運動的生物能,其與大自然中的能量性質不同而已(這個問題牽涉到這兩種能量的關系和轉化問題,在此不予深究)。

    ②人類觀主指人類的“本性”。人體的“本質”也屬于能量,它與整個宇宙的本質是一致的,在此基礎上才能進行定性分析,這也屬于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相統一的問題。而人類的“本性”(即“人性”)則應該與“動物性”并立或對應,并組成一對矛盾,由此對人類的定性分析便是其與普通動物的區別,因為人類是由普通動物進化而來,如果人類觀不反映這種“本性”,那它就與普通動物沒什么區別了,這也就是在前文探討中一直在強調“人性”的原因所在。而其它一些雜七雜八的理解與闡釋,也就都可以歸0了。

    所以,宇宙觀重“質”,而人類觀則重“性”,這是在系統考察基礎上對其做出的基本分析。

    4、對人類基本屬性(人性)的進一步確定。人類的性質,即人類的基本屬性或人性,它是探究人文科學或社會科學的基礎,然而幾千年來,雖然這方面的文章洋洋灑灑,卷帙浩繁,但一直都沒能解決這一根本性問題。這樣說可能許多學者不服氣,那就不妨翻閱一下各種各樣的宗教神學以及中外各種各樣的理論與學說,除了恩格斯的“勞動創造了人本身”的人類起源論之外,其它都沒有一個能夠讓人心悅誠服的結論。既然如此,那么是否說明那些理論和學說都或多或少地存在著“唯心論”雜質,這可由自己得出答案。

    中國古代雖然將宇宙的本質確定為“氣(現代稱能量)”,但目前自然科學和理論界對此還有待最終確準,我們不能強迫其接受,要給予其時間予以繼續探究,但對于人類社會的基本屬性(簡稱為“人性”),卻已經非常明確,它由恩格斯的人類起源論給出了非常確切的答案,即人類的基本屬性屬于“勞動性”,這不容置辯。

    恩格斯的人類起源論,就是從0開始的,由此便確定了馬克思主義的邏輯起點為0,這毫無疑問。如此也如上所言,它便將中國的“本根論”與馬恩的“本原(唯物論)”在社會科學中統合在了一起,首先在概念上將我國與馬恩的一些概念理順了,為社會科學系統論探索奠定了最為堅實的基礎。

    在社會科學中,“人性”既被稱為人類社會的基本屬性,也被稱為人類觀,雷同于我們所說的“世界觀”,由此便解決并確準了我們所一直強調的“世界觀”問題(自然科學方面內容由“宇宙觀”概括)。

    人類觀或世界觀問題的確定,它會影響社會科學理論體系的全盤,其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非但如此,由于我們社會科學研究需要的要素齊全,很容易取得突破,而它的突破也會帶動自然科學系統論的突破,首先就是宇宙本原或本質(即“宇宙觀”)的突破,從而實現整個理論體系的突破與革命。

    所以,這次的科學革命會超出一些學者所說的物質科學本身向前順延發展的那種革命,而是對現代科學體系屬于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它由理論與思維(思想)革命所引領,屬于中華文明偉大復興的重要內容。

    5、人類社會基本矛盾與意識形態的確定。在前文中曾反復著重強調中華經緯學或“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其實質就是我國古代理論“太極→陰陽→五行八卦”在社會科學中的運用。其中,其“陰陽”原理在社會科學系統論中的地位尤為突出,因為它屬于基本矛盾。

    (1)人類社會基本矛盾的確定。這一探究對于中華文明復興至關重要,更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基本內容,為強調這一問題,前面曾專門寫過一篇稿子,可能是因為所談有些過于具體,戳到了“本本主義”的痛點,所以無論如何也發不出來。

    按照中國的“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論結構,將馬恩的人類起源論與唯物史觀予以整合并改編,便很容易得出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其無疑如下:

    【人性(勞動)與動物性(寄生)對立統一的矛盾運動】

    基本矛盾反映絕對運動,它是要追究到底并直通本根的,不能“半路出家”,否則就難以涵蓋人類社會始終的基本運動,其既需要涵蓋人類的誕生和原始社會,也需要涵蓋將來的“大同社會”或“共產主義”,更需要體現我國現在所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根據我們的中華系統論思維,正如在對自然科學考察中由物質運動轉入能量運動一樣,在社會科學中將“階級矛盾”轉化為“人性(勞動)與動物性(寄生)”對立統一矛盾運動的研究,它實質上屬于一種大的跨越,屬于對馬恩理論研究的一種深化。

    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源于馬恩的人類起源論,深化了其“唯物史觀”,說到底它在原理上還是屬于馬克思主義,只不過按照中華思維,它已經被消化吸收進我們的中華系統論之中,從而轉化為我們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并深深融合進我們的中華文化之中。所以,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國化的關鍵之處在于對其基本矛盾的深入挖掘與改編。而實質上,我國近現代的革命與建設,包括我們的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和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等,都體現著其這種中國化。

    (2)意識形態存在于基本矛盾與絕對運動之中。通過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就看得很清楚了,我們所強調的意識形態問題,其事實上就屬于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與絕對運動,其主要涉及能夠支配人類的思想或意識領域,由其指導社會行為與運動,由此就將思想(意識形態)與社會行為區分為兩個不同的層次,事實上也是將人類社會的絕對運動與相對運動區分為兩個不同的層次。

    意識形態的基本作用屬于怎樣認知并改造人類社會這一基本問題,從而指導并引領人類如何進化與發展,它屬于人類社會必須要具備的一種理性和高級智慧(許多學者就在研究這種智慧)。而這種理性和高級智慧是需要啟發并予以引領的,在我國古代稱為對社會的“教化”,就現代來講,它屬于由政黨所從事的范圍。所以,我們雖然說“人民創造歷史”,但歷史的發展也需要偉人和偉大的政黨引領發展方向。

    人類社會的絕對運動是由其基本矛盾予以推動的,它反映著人類的理性,如果理論不能反映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及其根本屬性(人性)和“意識”這種思維深處的絕對運動,那是難以說得通的,也難以順應人類社會的進化與發展規律。而通過基本矛盾就看得非常清楚了,它明明白白地解決了人類該繼承并揚棄什么,弘揚并反對什么的根本性問題。

    統觀古今中外所有理論,中國古代意識形態主要以弘揚“人性本善”為主,馬恩“本本”主要弘揚“無產階級思想和意識形態”,其發展方向完全正確,都反映著“人性(勞動)”的根本性質和理性。而西方則認為“人性本惡”或“人性自私”(其它理論就不必說了),它反映著“動物性(寄生)”的根本性質,并無人類意識和理性可言,這就與人類進化的方向完全背道而馳了。中西方意識形態這種鮮明的區別,就是由0作為社會科學理論體系研究的邏輯起點,并根據其基本矛盾所反映出來的確切答案。否則,理不出基本矛盾也就難以順利地理出人類應有的理性和意識形態。

    根據這一純學術追究,應該說中華理論與馬恩學說都在沿著人類意識與理性而向前發展,但不應將其看成頂點,更不應將其看成宗教神學那種信仰并崇拜的教條,應該承認這個事實。由此也不得不承認,在目前所有既有理論體系中,意識形態問題其實還沒能得到根本性解決。同時,它也為我們“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系統論重構提供了很好的歷史機遇。

    在以上的追究中,雖然拋開了政治,但所追究出的最終結果卻又最符合我們的政治,因為其更加突出了中華傳統理論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理性,并將其展示得更為本質,更為明澈,也忠實地踐行了“既放得開又收得攏”的探究與梳理原則,這樣對中華理論與馬克思主義原理不信都不行了,對其已由不得任何質疑。同時,它也將“復古主義”、“本本主義”、“西方中心主義”以及靠抽象產生并存在的“哲學思維”等等統統拋在了腦后。

    (二)確準中華系統論完整的理論體系基本架構與思維

    自然規律是不可以隨便違背的,如果理論和思維不能順應自然規律,并與自然的運動相一致,不管對其說得如何天花亂墜,也不管有多少人予以吹捧,那必然屬于“曇花一現”,終究會被自然規律所矯正,有的甚至會被歷史所淹沒(如宗教神學)。

    通過追究基本矛盾,不但可以確準中華系統論基本架構與思維,還可以矯正西學的“本末倒置”和逆序思維。

    1、中華系統論基本架構與思維。通過對人類社會“本根”的追究說明,我們中華系統論中的社會科學系統論,原本是不夠完整的,存在著根本性缺欠與不足,其只有吸收馬恩的人類起源論和人類進化論才能夠得以補充完善。

    思維邏輯由0發生轉折,并使我們的思維由逆序轉為順序,從而確立了系統論研究中的理論諸元,它使我們得出了與我們的優秀傳統文化和馬克思主義“本本”既相似又有所區別的基本矛盾與意識形態。

    通過調整思維邏輯或思維順序,中共提出的“從0到1”基礎理論研究、“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縱橫運動與思維”、“中華經緯學”,這些就都可以成立并得到體現了。而在這些基本概念中,其都是由“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論基本結構所決定的,它們都圍繞著這一理論的基本架構而存在。

    基本矛盾闡釋絕對運動,而特殊矛盾闡釋相對運動,由此才能構成完整的系統論理論體系,并做到縱橫交織、“綱維有序”,從而系統反映宇宙和人類社會誕生、存在和運動真實的自然。

    基本矛盾與絕對運動屬于系統論之“綱”,而特殊矛盾與相對運動則屬于系統論之“目”,我們古老的中華文明被稱為“陰陽文明或文化”,其就是以基本矛盾為“綱”并由其提綱契領的一種理論體系。

    通過中西方理論的相互比較也反映出,基本矛盾與絕對運動既屬于我們中華系統論的獨門絕技,也屬于我們中華文明的鮮明特征,更屬于西方理論與思維的短板或癥結所在,它是破解西方中心論和宗教神學的利器。

    基本矛盾既承載著歷史的運動軌跡,也指示著歷史運動發展的未來,挖掘并堅持基本矛盾與絕對運動,這屬于研究中華文明與文化的要旨所在,也屬于世界文明重新洗牌并予以重新整合的關鍵。

    2、矯正西方思維。對于西方思維要從其整個社會和科學界兩個方面來看,如果梳理其思維的基本模式,它是混亂的,比如其“神創說”與其科學聯系在一起,可以說它隱含著順序思維,但如果看其近現代物質科學與哲學的發展,它又處于擺脫宗教神學的努力中,而由物質解釋一切并由其繼續探究宇宙本原的動機,卻又屬于逆序思維??傊?,西方思維是混亂的,其曾稱霸全球并喧囂一時的物質科學目前正處于尋找發展方向的摸索之中,比如其對于“宇宙大爆炸”和暗物質與暗能量的研究,就屬于其這種摸索的典型案例。

    為了使那些西學派心服口服,我們不得不對西方思維再進行一下實事求是的考證。

    (1)西方思維掃描。對于西方思維,前文中已有不少涉及,這兩天也讀到了某位大家再次談到西方科學文化以及中西方科學問題,自己也愿意再次對其談點看法。

    整體來講,西方的宗教神學一直在思想和思維領域具有著統治地位,比如其中世紀早期,就被人們稱為“黑暗時期”或“黑暗統治”。到目前為止,西方也沒能從根本上擺脫宗教神學的束縛,依然相信上帝“創世”,并由上帝發揮著宇宙和人類社會“第一推動力”的作用。根據其信仰及其哲學和物質科學發展綜合來講,也可以將其概括為“宗教神學→哲學+物質科學”順序思維。

    然而西方似乎整個社會具有著逆序思維的傳統,比如其語序一直都是“由小到大”,“由現代到古代”,“由自己到祖先”這樣的逆序排列與思維,與其由宗教神學到科學的順序思維又是矛盾的,所以說西方的思維順序是混亂的,其“形式邏輯”和“哲學思維”完全站不住腳。

    西方科學界也很清楚,在科學問題上,它們的宗教神學是擺不上臺面的,其“實證科學”事實上便具有反宗教的意義。但也得承認,經科學考察證實,西方注重“實證”的物質科學實質上屬于現象學,它并不屬于本質學,其探索和研究的領域都局限于特殊矛盾與相對運動范圍,仍難以從根本上撼動其由宗教神學所主導的基本矛盾與絕對運動,只能說其正處于這種發展的努力中,其物質科學與哲學理論思維事實上只屬于一種粗糙的半成品。這應該屬于對西方現代物質科學和理論的準確定位,由此也就決定了其難以走遠。

    同時我們也要承認,西方科學是從其宗教神學的束縛中掙脫出來的,由此其科學家們認為找到了新的方向,也有股被壓抑已久的爆發力,從而很注重對物質的研究,并將其那種爆發力集中于這個方面,所以其近現代在這方面取得了長足發展,走在了世界科學發展的前列。我們承認這個事實,從不否認。

    前文中曾提到,由于我們的中華理論屬于系統論思維,它擅長于由“氣(能量)”的運動進行定性研究與分析(古代許多優秀人才多集中于這個方面),而西方理論則擅長于由物質運動進行定量研究與分析(其人才集中于這個方面),它們之間存在著相互取長補短的潛勢。在我們中華系統論之中,雖然說物質科學屬于現象學,但也得承認,西方在這方面較我們中國走得遠一些深一些,我們需要向其學習,并將其融入進我們的中華系統論之中。

    但目前整個中西方科學理論界所普遍存在的一塊短板則屬于基本矛盾與絕對運動,即中國古代那種“陰氣與陽氣”的交互運動,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我們在探索中不得不抓住并突出這一點,否則便難以使理論研究取得突破,并走出迷谷。

    (2)西方科學的迷思與矯正。如上面所言,現代科學仍處于逆序追蹤階段,比如西方由研究物質到研究暗物質與暗能量,其就屬于這種逆序追蹤的典型案例。一旦暗物質與暗能量這兩大宇宙組分的本質得以確定,就等于確定了宇宙的本質,并也確定了暗物質與暗能量的本性,從而確準整個宇宙“從無到有”再到其一系列演化的基本軌跡(歷史),由此便需要轉換成順序運動思維,并形成新的理論體系與闡釋。

    前文中曾反復說過一句話,“理論即思維,思維亦理論”,在我們中華理論體系中,它具有著“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論的基本結構,而西方理論則一直都缺失這種理論結構,這是個非常明確的事實。

    如果說西方理論缺失基本矛盾運動,許多學者由于深受西學影響可能難以接受,但如果說其缺失絕對運動,那他們就無話可說了,因愛因斯坦不但將其曾迷倒一大片的理論稱為《相對論》,也將宇宙的“第一推動力”歸功于上帝。其所說的“第一推動力”與絕對運動事實上屬于一回事,我們中國的絕對運動是由基本矛盾“陰陽”所推動,而西方的絕對運動則是由其上帝所推動,這明顯違背天理,由此,中西方理論高下立判,西方理論缺失基本矛盾和絕對運動的短板也就暴露無遺。

    同樣情況,在西方的社會科學理論中,它也照樣缺失基本矛盾和絕對運動,因其信奉“上帝造人”,并由上帝的“神性”指導社會運動,也由上帝決定人們是否升入“天堂”或下“地獄”,這也同樣違背天理。

    對基本矛盾與特殊矛盾運動予以區分屬于大勢所趨,否則就難以理解并闡釋宇宙和人類社會運動的真實,更難以體現人類進化和社會發展的方向。比如西方的“民主政治”,其事實上就是將人類社會的絕對運動與相對運動混在一起的,即將人們的思想(意識形態)這種理性(高級智慧)與社會行為統一到“民主選舉”這種“叢林法則”并隨波逐流的相對運動之中,而不是由政黨所主導和引領,其政治和社會運動哪能不亂象叢生?其社會哪里還有什么發展方向可言?哪里還有什么人類的理性或高級智慧的存在和運用?這種政治哪能走得太遠?

    另外,基本矛盾與絕對運動問題不但會矯正西方的有神論,而且會矯正它們的思維。請看西方科學的思維順序,其一直是在通過物質科學探究宇宙本原問題,目前處于科學前沿的“暗物質”就是由物質命名的,其明顯屬于逆序思維,因“暗物質”誕生于物質之先,并不是誕生于物質之后,將其命名為“暗物質”顯然屬于“本末倒置”,也顯然屬于“指鹿為馬”。如果面對一棵大樹,若根據其枝葉逆序探究其根,而不是根據其根順序探究其枝葉,這不屬于“本末倒置”和逆序思維是什么?就連小學生都應該能明白這個道理。而這種狀況通過數學反映得就更為明確了,一個非常有力的證據便是公元紀年,其上帝耶穌基督滿打滿算也才2000年左右的歷史,而其公元前紀年就屬于倒推或逆序排列,如果數到大爆炸,其完全是倒序的137億年,而不是順序的137億年,這無法否認。西方以耶穌誕生進行紀年,這不是強奸歷史并“欺世盜名”是什么?

    西方這種逆序思維,不管是在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中,都體現得非常明確,其整個社會都屬于這種思維,由此其理論也就都屬于逆序思維,都屬于“本末倒置”,也都屬于違背天理。而我們根據宇宙和人類社會誕生、存在和運動的基本事實,理出并確定“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對西方的逆序思維也具有矯正作用,從而將被其扭曲的歷史矯正過來。

    3、先確準基本矛盾,再解決特殊矛盾。行文至此,有關基本矛盾與特殊矛盾的關系問題還需要特別說明一下。

    就目前來講,西方科學與教育整體都屬于特殊矛盾與應用理論范圍,在根本上缺失基本矛盾與基礎理論,所以,我們應集中力量先解決基本矛盾這一根本性問題,然后再解決特殊矛盾那些枝節問題,這是我們中華系統論重構的基本程序。

    然而,思維順序的改變,這屬于現代科學理論的一場革命,自然難度不小。相比較而言,自然科學系統論重構難度較大一些,為保障科研工作的延續性,自然科學可繼續目前的應用研究,即便將來自然科學系統論重構后也應該是以應用研究為主,因為畢竟這方面工作量是最大的。而社會科學系統論重構就相對簡單一些了,因為其事實上等于我們中華系統論與馬恩學說的延續與發展,其實質屬于“改良”,并不傷筋動骨,只要與官科取得共識并獲得其支持,將其基本矛盾明確出來,全國理論界就會跟上,一些特殊矛盾和應用理論方面的問題很快就會理順。即便有些問題一下理不順也沒關系,可循序漸進,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總可以得出滿意的結果。

    有關理論基本結構和思維邏輯及順序所反映的問題是非常深刻的,它屬于中西方文明之爭的核心問題之一,希望這一點能夠引起大家的重視。

    二、由逆序思維轉換為順序思維

    通過對基礎理論研究方式方法的探討反映出,它具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這種方式方法,事實上屬于我們傳統的中華理論與思維,所以在理論探索中,我們傳統理論中的確存在著一些瑰寶需要挖掘并予以繼承。

    (一)發現并追究矛盾應屬于一條捷徑

    發現矛盾、分析矛盾、解決矛盾,這應屬于理論探索和研究的基本步驟。為說明這一問題,自己也就獻丑以身說法,回憶一下自己在摸索中的磕磕絆絆供大家參考。

    1、發覺能量運動推動物質運動。由于早年經歷文革沒學到一些基本的科學知識,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些問題需要搞懂,自己也存在著想多學習一些的動機,于是便在業余時間補充學習一些如微生物學、生物學、中西醫學等基礎知識,意在搞懂搞通一些問題,并沒想涉足理論這樣高深的領域。雖然對這些知識學習起來很費功夫和精力,但在邊學邊考察中也發現了一些矛盾(理論和知識都是聯系在一起的),于是便順著這些矛盾進行追蹤。

    在對化學的學習與考察過程中,則發覺任何物質運動都是由能量運動所推動的,物質運動背后隱藏著能量運動,能量運動是“本”,而物質運動是“標”,由此而確定了運動的本質與現象問題。同時也發覺,物質都是由原子或粒子構成,無機物與有機物的區別實質上是因為其所含的能量不同,其內部各自的能量運動規律也不同(如無機物吸能會助其分解,而有機物吸能則會助其化合)。在它們的相互轉化中,也發現了0的存在,但它反映在數軸上屬于單相運動,所反映的能量運動并不準確,由此便在此基礎上繼續深入追究,于是就發現了能量的雙相運動,并確準了正能與負能的對立統一運動關系。而這種雙相運動,往往會成為西方那種單相(線)思維突破的難點(這里并不好突破,曾很費了一些腦筋)。

    后來通過進一步學習與考察才發現,正能與負能的對立統一運動關系,實質上就屬于我國傳統理論中“陰氣與陽氣”的對立統一運動,也就是太極圖中“陰陽魚”的互動關系。由此,它也將能量運動與物質運動區分為本質與現象兩個不同的層次,從而將現代理論研究與我國古代理論之間架起了一座互相通達的橋梁。

    在對各種科學知識的學習與考察中,由于自己基礎差,開始的確有些“老虎吃天無處下嘴”的感覺,曾使自己有些畏難與迷惑,但也同時認識到,自己所學習與考察的部分屬于各種學科最為基礎的那個方面,即一些高知們都認為其過于簡單而不屑一顧的那些問題。既然能夠發現矛盾,那就說明是在分析矛盾,至于能否最終解決矛盾,那就走到哪里算哪里,也來它個“信天游”。由于是自學,不必按部就班系統學習,更不必完成什么作業,那就用到哪里學哪里,屬于自娛自樂,“信馬由韁”,所以對于各種知識的學習與掌握,基本都屬于“淺嘗輒止”,既不系統,也不深入,只知道點皮毛而已。

    在發覺物質運動背后隱藏著能量運動后,自己也曾試想將它們統一起來,用以解釋物質運動,但這樣做需要的知識太多了,如果不掌握這些知識,會怎么說怎么錯,那可真不是隨隨便便能夠學成并全部掌握的。比如中醫藥學的現代化,其既需要對我國古代知識的學習與掌握,也需要對整個現代生物學(生命科學)理論體系的學習與掌握,并且其需要補充宇宙和生物界能量的不同運動規律,還應掌握微生物與生物酶的基本關系以及它們在兩種能量轉化運動中的作用(目前這方面研究很是欠缺),整個聯系起來它屬于一個完整的自然科學理論體系,既包含無機界又包含有機界,目前情況下無論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取得理想的結果。但有一個問題反映出來了,即我們的中醫藥學基礎理論屬于“氣一元論”,現代解釋就是宇宙的“本原”和“能量觀”,首先需要對宇宙或自然的本質做出闡釋,其所有問題都聚焦于宇宙觀這一最基本問題。而這個問題屬于整個理論體系的總根,屬于基礎理論,它若得不出確切的答案,不但中醫藥學難以現代化,整個科學理論體系也都難以成立。所以,宇宙觀才是首先需要解決的根本性問題。至于應用理論,我國擅長于此道的人才比比皆是,現代西方科學所教育出來的人才都屬于這個方面,自己沒必要在這方面多下功夫。

    既然物質運動是由能量運動所推動,并且發現沒人從理論上研究這些問題,于是便著重往這個方面下工夫。而這個方面相對問題就簡單了,因為其頭緒少,無非是正能與負能的相互運動。同時,它也確定了基礎理論探究中“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的基本套路。

    2、由0返回頭順序追究。有關確定宇宙觀和人類觀的問題,上面已進行過交代,這兩大基本問題還是很需要下些功夫的,也很需要有力的科學證據,對此曾耗費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在此不予贅述。

    在確定了“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與思維的基本套路后,便由0和宇宙觀再返回頭重新審視一些理論問題,由此又追出了一些新的問題,自己的許多稿件就是在這種邊學習邊考察中寫成的,當然會存在著一些缺欠與不足,所以很希望大家能夠給予批評幫助,有些體會也愿意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在自己的頭腦中,應該說開始時受馬哲思維的影響是較重的,對宇宙考察的第一篇稿子名稱就為《宇宙本原與對立統一規律(自然科學考察之一)》,但后來發覺,考察結果更與我國的古老理論相一致,于是便又補寫了一篇《中國文化的縱向與橫向思維(自然科學考察之四)》,這樣,自己的思維就基本定型了,它仍然屬于我們的中華思維。

    根據這種思維,自己又對社會科學(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馬克思主義原理等)進行了一番考察,寫出了《勞動的人類社會(考察稿)》,其中自然包括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也自然包括意識形態問題。

    對于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它在自己腦中已不是存在一天兩天了,記得文革剛結束時,由于對曾經的“基本路線”或基本矛盾產生了質疑,于是便自學《資本論》,雖然有些問題一下難以全部搞懂,但偉人的才華卻真的是能力透紙背,其雖然是研究商品,但可以讀出另外兩三層意思,其實質上是在研究人,照我們中國的說法,它也屬于人文科學,所以迄今為止,自己仍然認為其屬于最好的一部著作。但也實話實說,通過對其的學習,對于人類社會基本矛盾的問題仍沒有得出讓自己心悅誠服的結論(曾認為它可能會屬于一種懸疑了)。而后來通過對自然科學的學習與考察,并驗證了我們中華系統論與思維的方式方法后,沒成想將其代入社會科學,并綜合馬恩著述,這一問題卻很容易得到了解決,總算了卻了自己一樁陳年心事。

    由于自己的探索屬于“野路子”,又很稚嫩,很需要進一步確定并補充完善,所以在網絡中曾經歷了幾年的辯論,看其能否經得住網友們的詰問。同時,自己也有意鼓勵并挑逗網友們給多挑毛病,用以發現自己的不足,并借以對自己的考察與探索予以補充完善。應該說這種方法也是很有效的,有攻有守,發揮了群策群力的作用,它不但從多個方面對探索給予了檢驗,并且還提出了一些新的問題進行思考,推動探索更加深入(比如西方哲學問題)。

    對于自然科學來講,目前確準其宇宙觀問題還有些難度,因科學界一直都對暗物質與暗能量難以定質,但對重構我國的社會科學系統論來講,則條件太具備了:1)具有中華系統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論結構;2)具備儒學等人文科學;3)具備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成果(如經濟學);4)具備我國近現代社會革命與建設實踐;5)也具備近現代科學知識與發展成果,可以說各種要素相當齊全,只剩下按照我們的系統論基本結構將其去蕪存菁整合到一起了。

    雖然在理論探討方面自己屬于門外漢,有些認識還屬于初步的,但對我國社會科學系統論重構問題在摸索中也存在著自己的一些看法,下面就此談一談供大家參考。

    (二)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上面看到了,根據中華“本根論”和馬恩“唯物論”對基礎理論諸元的純學術追究,它追究出了人類社會之根,并追究出了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運動,這不帶任何偏見,更不帶任何政治色彩,所以它既準確又可靠,沒有半點猜測或“抽象”的嫌疑。

    “本本主義”一直屬于我們黨非常頭疼的問題,也一直都難以杜絕,曾數度為我們的事業造成了巨大的危害和損失,其在本質上也或多或少地存在著迷信問題。

    通過中華“本根論”和馬恩“唯物論”的深入探究,如果我們在探索中發現了矛盾而不敢或不愿承認這些矛盾,反而固守陳規或抱殘守缺,從理性上來講,那是不應該的,否則就違背了理論探索的初衷。

    由以上探討反映出來了,運用我們中華思維的順序運動邏輯進行考察,其并不僅僅局限于我們的中華理論和馬克思主義,而是也包括西方的宗教文明、“叢林法則”文化和近現代科學等,它并不受任何條條框框所約束,而是追根究底從源頭上探究,由此其也屬于一種純學術理論的整體性探索。同時也反映出,在“西方中心主義”和“本本主義”等的背后,存在著一樁理論與思維的歷史大案(指基本矛盾)。

    運用這種方式方法予以追究和探索,它也揭示出各種迷信或信仰的原因所在,其都歸結于基本矛盾或絕對運動,只要解決了這一大問題,它們之間的分歧自然會消解。

    而在現有理論中,能夠具備基本矛盾或絕對運動條件的理論體系只有兩種:1)自然科學:中華古代理論的“太極→陰陽→五行八卦”(大爆炸所反映的基本事實在證實這一理論結構);2)社會科學:馬恩的人類進化論(人類起源+唯物史觀)。同時也反映出,無論是我們的古老理論還是馬恩學說,它們也并不是完美無缺,而是也存在著各自的缺欠與不足,都需要予以補充完善。這樣,就打破了我們許多學者的“復古主義”和“本本主義”枷鎖,更打破了對“西方中心主義”的迷信,有助于解放思想和思維,并在“改革創新”中邁出實質性步伐。

    這場科學大革命,對于我們中華文明來講,它屬于我們傳統理論和思維的復蘇或改良,而對于西方文明來講,它則既屬于一場理論的革命,也屬于一場思維的革命,因為它徹底顛覆了西方一直以來所遵行的理論與思維。

    然而,人們對于西方“哲學”理論與思維的迷信問題,不是可以輕易革除的,從目前情況看,在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問題上,它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阻力,需要耐心和等待,所以也就只能順其自然。

    (三)中西方文明之爭(文戰)烘托出基本矛盾的大概輪廓

    前文為了探究美國的“人權與民主”,曾將中西方意識形態通過表格列了出來,其實質就屬于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其在中西方文明之爭的現實中越來越明顯地凸顯了出來。

    意識形態屬于目前國內外學術理論界的一個熱點問題,也屬于中西方文戰的最核心內容。通過以上探討可以看出,雖然我們的優秀傳統文化、社會主義文化和馬克思主義與西方資本主義具有著嚴格的區別,但在意識形態上仍具有進一步深入挖掘的需要,從而凸顯出其對于西方資本主義文化的絕對優勢,并在中西方文明之爭或文戰中爭取主動。

    在目前的中西方文明之爭中,意識形態屬于一個最為突出的問題。就目前來講,中西方文明之爭已在全世界展開,而在地理上,它也反映出某種“相持”狀態,比如其最激烈之處目前已從內地被壓縮于我國的邊境地區,如臺灣、香港與新疆等,其現在已成為中西方文化和意識形態博弈激烈交鋒的一線戰場。

    在這場文明大戰中,其事實上也是對我們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進行了一場實戰檢驗,通過香港問題就明顯地檢驗出,我們全國人民基本能夠團結一致,并一致對外,由此使得西方的意識形態和文化滲透止于邊境地區,說明其對我們內地已經無計可施,反映著此消彼長的基本運勢。從整個情況來說,隨著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西方對我國意識形態和文化滲透的圖謀事實上已經失敗了。其雖然能夠在它國興風作浪,但其遇到中華文明這塊硬骨頭,它無論如何也啃不動,說明其已經屬于強弩之末,中西方文明之戰業已明顯進入了“戰略相持”階段。

    中西方文明之戰的深層問題屬于宗教神學問題,它會牽涉到其它宗教文明。鑒于目前的國際局勢,我們可以區別對待,比如對于中東宗教,在與其宗教文明的溝通中,我們可以在我們的“人性”與它們的“神性”方面循序漸進地做些文章,避免與它們的宗教信仰直接對抗,否則會“欲速則不達”,導致它們的激烈抵觸就事與愿違了(我國政協在統戰中做得很不錯)。但對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則應該針鋒相對,勇敢地揭露其“基督教”宗教神學和“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觀)”的偽善,并揭穿其“叢林法則”文化的性質,從而毫不留情,做到一擊必中,一舉由被動變主動,由此而掌控中西方文明之爭的主動權。在此可以毫不隱諱地講,在目前這場中西方文明之爭日趨激烈的態勢中,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敗局已定,其必敗無疑。

    目前,世界各國除少數國家外,基本都找不到發展的方向,在“信馬由韁”或“腳踩西瓜皮”隨波逐流的西式民主中孕育著某種深層的危機,而其實質上就是西方文明的危機。比如西方的“民主政治”,其一直都解決不了人類的和平與發展問題,導致整個世界處于某種迷茫之中。

    人類究竟向何處去?世界文明將怎樣發展?這道歷史大題已經實實在在地擺在了人類面前。在這個人類何去何從的大是大非問題上,唯有我們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屬于昏暗中那抹亮光,它為人類文明的發展發揮著某種航標燈的功能,其意義非常重大。所以,我們內部應該在中共的統一指揮下,具有大局意識,實事求是,努力克服那些不必要的內爭,團結一致努力實現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并為人類進化和世界文明發展闖出一條新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5年生于山東惠民縣,1971年高中退學在農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農民和3個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過在職學習獲取部隊“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大專學歷,1992年轉業到“濱州外貿食品公司”,1997年下崗四處打工,2004年創辦企業,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間沒能掌握相應的基礎知識,所以在養病期間便自學生物學等自然科學,想搞懂搞通一些問題,由此發現一系列矛盾,便順著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觀與方法論。由于是自學,從未在正規雜志發表過文章。所以,在草根網開博(或許是不知深淺)也算是自己拜師學藝。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6793027.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亚运冰球打架 手机股票行情软件 今日大盘股市分析 2020开奖记录历史结果 东方6+1开奖规则 捕鱼来了网页版 喜乐彩基本走势图50期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诀 股票今日 捕鱼游戏机设备 哪个网游比较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