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星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棋藝文化 - 劉星首頁
書品:站在三峽的碼頭上
2020-01-14
字號:
    站在三峽的碼頭上,我的心思總在峽谷和江水之間盤旋。思緒層層疊疊,五彩繽紛,千奇百怪,綻放開來……畫面中會在眼前這一方水土內疊幻著種種不同的畫面。沒有時間的尺度,沒有身份的尊卑,沒有物化的具象。是現實還是某種寓意,我不知道。

    我就在這透亮的時光中不停的變幻著角色。在渡口,我分明聽見了兩種不同的鼓樂?;蛉纭包S鐘大呂”振聾發聵,在空寂的長天傳訊,在寥廓的天際輻射--音傳四野,聲游八級,狂野怒號,聲震環宇?;蛉纭敖闲≌{”,是江風鼓號,貼著三峽的水道,隨著平湖的流波--詩情畫意,余音浩渺。

    此時此刻,我就正站在三峽的碼頭上。

    高峽的風以一種更別扭的方式從我身邊快速地穿過。我沒有感覺到這股風屬于我;而我卻知道,我該隨這股風追追隨而去……清揚在峽谷之間,瓢潑在川江之上,融化在巴山云霧之中……我站在,其實說的是我的某種主觀意識;我想說的是一種理性的存在。我存在其實并不是真實的;而幻境才是生活的本真。然而,對于一個有志的三峽劉星而已,這是一種存在。標高著的一種存在,這與“我在故我思”有某些類似。

    有的人希望去寺廟情愿,或者去西藏朝圣,或者是去教堂聽《圣經》,或者去看看大海。而對于我而言,那些都是非現實性的,我完全就這樣“赤裸”著“理性”地,而且是“穿越”過往的方式,就這樣《站在三峽的河床上》。

    在昨天的昨天,在明天的明天,在今天的今天。在每時的每刻,我都可以實現靈性的自由。唯有閱讀和書寫讓我清醒且享受。我甚至給親人說過,假如我真的物化,我希望化成灰,然后成為“三峽”江水底的一粒塵埃;永遠地粘在三峽的河床的底部;人世間也許沒有哪里更讓我心靈得到我渴望的安寧感……

    而碼頭,三峽的碼頭,不僅是一個標志性的地域概念,更是一個關于文化關于故土的情感的識別區,猶如百慕大三角區一樣的神秘,。其實,兩者見還真有關系,比如緯度是一致性的,存在某種神秘的文化概念。假如我記憶不錯的話,我的一個東北的辭賦家曾經在撰寫關于我和圍棋的故事的時候,特別提及到這一條緯度線。盡管這很牽強,但是好意難卻的。

    多數人看見的碼頭僅僅就是一個詞匯,是一個關于渡和渡口的泛意識。而我則是歷歷在目的感同身受。這種感同身受很具象,賦有情節,更有風沙和暴雨。比如在碼頭上聽風,而且曾氣喘吁吁地追“船”,在驕陽下耐心地焦急地盼望“渡”的遠方有帆影的消息;在湍急的河流,在風雨飄搖的湯口,幫著船工一起劃槳……或者是走在吱吱呀呀的木板的浮橋上,或者是乘船小木筏子,偶爾會參與劃槳……

    當然,也有愜意的時候。比如在風沙卷來之間找好避風港;這個隱喻太貼切。在碼頭上的激流里暢游,當輪船揚長而去,卷起的層層波浪,鋪天蓋地卷著頑皮的浪花的生活,當我們嗆水之后再猛然鉆出水面洋洋自得的時候;更當然,在搖搖晃晃的浮橋上靜下心來看清流下的幾尾江魚正在暢游……

    我為眼前的這一條川江,這一段峽谷,這一舉世矚目的高峽平湖寫過很多的贊歌。但是,我更知道我的努力還是遠遠不夠。就像我的眼睛,我的眼眶里含不下一粒砂子;但是,我卻更不能容忍自己的不努力。此時此刻,我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看我自己,看我心靈。而且我會發現我的心靈里,因為有了三峽水的滋潤而變得燦爛如花起。,哪怕這川江水激起的一朵浪花是稍縱即逝的,也是人世間最瑰麗的美的花。

    三峽河流,岸邊江畔總是風大浪急的,常年往來在湯溪河口兩岸的人都有這樣的感受。偶爾會被風沙強制性灌進了江邊的砂子。眼睛里怎么能容得下一粒沙子呢……這樣的情景便是家常事,光是想象這樣的畫面,就是最溫馨的記憶。

    對于我,幾乎每天--大致7000次地往來于兩岸。那么關于川江,關于碼頭,關于這一方水土,一的一切都熟悉得比對自己還要了解得多。那時候,峽江裸露的河床也好,潮頭水也罷,漲水期的洪水滔天也罷,寒冬涓流透骨的冷也罷。在清江水寒山廋的季節,渡口已經完全徹底地褪去了偽裝,有棱有角的巨石,和巨石上的石刻;碼頭邊人工鑿就的石隙,我們會拖住疲倦的身影在沙灘上丈量人生的艱難;而今,這些都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們不能回到從前。

    如今,我則是希望我的眼里永遠含著一?!吧白印?,讓這一粒種子成為“珍珠”。事實上,這樣的情況經常發生過,那是遙遠得幾乎是半個世紀前的時光,我赤著腳,就跳躍在老川江的音色的滾燙的沙灘上,然后一個猛扎……我和巴山蜀水一起融化在浪花里……

    在三峽的碼頭,你會聽到這樣的土話,有點像歌謠一樣的詩:禰咪一小舟,聽鯤水上流,咔碴三橈片,會就下夔州。在三峽的碼頭,我詩雖然無法還原李白佇立船頭的豪邁,但是我分別感受到歸心似箭的那種迫不及待。

    流水無情,江山有意;思游八級,心定乾坤;我就這樣站在三峽的河床之上。

    不得不坦誠,關于這些關于三峽的記憶,這些文字;我的筆墨里混合的不僅僅是自己的那一?!吧啊?,我這個平凡但不平庸的三峽岸邊的一棵草,一根野草,就這樣獨立的活著,居然具有某些奇怪的靈性。這種靈性也許就是圍棋的思維,也許就是血脈里流淌的中華詩情,也許就是一株野草的魂在巴山夜雨里驕傲的怒放……當然,這些靈性不能歸結到某一個因素。

    比如在我的床頭經常有一些閑書。而屠格涅夫的《獵人筆記》的神秘、梭羅的《瓦爾登湖》的閑適、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的刻意、乃至法布爾的《昆蟲記》的細微等等前輩作家的味道,書香,加上本土的三峽好兒郎的倔傲,記憶川江水的靈性,便開始有了下面的一些文字、一些片段、一些故事。

    在這里我不談文體之變,也不論構思創新;不拉扯古今文脈,也不期望東西貫通。我只需要這三峽的浪花里綻放的水花,能夠給予你詫異的驚訝和莫名其妙的回顧。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這樣的文本只屬于,也永遠只屬于某些閑人偶爾翻閱的線索。倘若如此,那對于三峽劉星而言,就是最大的“一蓑煙雨任平生”的灑脫了。

    最后我說--像鹽巴一樣凝練,自松柏林間漏下,盛夏的光粒,巴適地跌落在云崖的深處,便是一滴水,便是一座山,便是一段新的傳說。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居住三峽,執教鄉村,中師學歷,純粹草根;酷好文學,偏愛圍棋,遨游網絡,弘揚國學。曾經先后擔任中國圍棋棋院“圍棋論壇”、棋魂網“圍棋論壇“版主,新浪網“讀書沙龍”論壇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娛樂圈”管理員、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訪談訪”、新浪網“天下行棋博客圈““圍棋名博訪談”等網絡文化職務。素以倡導圍棋和文化兩面旗幟的文化交流活動。向后接受過一起寫論壇在線訪談和《名匯》雜志的專題訪談紀要。組織過中華文化義工聯合會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圍棋文化活動。撰寫的文章先后發表在《北京晚報》《重慶晚報》《圍棋天地》《秋興(夔州杜甫研究會)》《棋藝》《重慶旅游雜志》《收藏之聲》等報刊雜志,部分作品入選《中國棋文化》《網與人生》《文濤拍案》《換個角度看與寫》等棋藝文化類書籍。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6793027.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亚运冰球打架 捕鱼大亨91版本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 516棋牌游戏官网 不需要网络的单机游戏 下载哈灵麻将 捕鱼无限金币版破解版 长沙麻将 三同 欧冠赛程2020赛程表 波克棋牌旧版本手机版 德甲在线直播